详细内容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外媒:全球债务已触及高位 金融监管部门能否应时间:2018-07-02   编辑:admin

*** 国际iMarkets讯 英国《卫报》撰文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今年5月底启动了全球债务数据库。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师们首次按照国家对所有公共和私人领域债务进行综合核算,由此为每个国家建立起最早可追溯至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负债时间轴。

全球债务数据库发布后的头条内容即刻引爆舆论——全球债务总量创下新高,即相当于全球GDP的225%,此前的最高纪录数据为2009年时创下的213%。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由此指出,自2007至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北斗卫星智能高清电视宝,全球债务规模并未出现缩减迹象。

部分国家的债务组合发生了改变。在危机之后的经济衰退期间,一些国家的公共债务替代了私人债务,不过这样的转变绝大部分已经停止。

如此触目惊心的债务数据会否发挥警示作用?

就整体而言,上述问题的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当增长几乎成为各国经济发展主流时,金融市场对于债务可持续性的问题就会有所放松。

长期利率仍维持显著低位。

已公布的各项数据对所谓债务强度增幅有所扩大的假说予以印证。有观点表示,国家需要比之前更大规模的负债以支撑经济按照一定速率增长。 可能部分是因为发达国家收入增加及财富不平等加剧已经将购买力分配给了那些开支倾向于比收入少的国家。这一趋势最近已经趋于平稳,但是其影响仍然存在。看起来因为生产力放慢增长,所以一定量的投资额创造的产值要比过去的少。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向政府提出的建议是,它们应该在太阳高照的时候修理屋顶,即在光景好的时候累积财政盈余,或者至少减少赤字,这样它们就能更好地为下一次经济低迷做准备,而经济低迷往往很快就会发生。目前的经济好转快要到达尽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又不得不面对美国政府减税和意大利新政府诞生等新情况。如果意大利“最低收入和更多公共投资”的宏伟计划得以实行,那么它们可能很快就发现,自己将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展开艰难的讨论。过去几年一直扎根雅典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团队很快将转移到罗马。

如果债务增长主要发生在私营部门,这将会产生什么影响呢?这是每个国家的金融稳定部门都面临的问题。

自金融危机以来,银行业面临更严格的资本要求,监管部门也开发出了一整套宏观调控工具。其理念是以“在信贷供应额达到危险水平前抑制信贷供应”为目标,监管部门应该能够通过增加银行业必须持有的资本额来使过度的信贷扩张转为顺风。增加银行业必须持有的资本额可能在银行业内全面展开,也可能集中在抵押贷款领域,例如,如果房价增长看起来过快。其他举措有设置最大贷款房价比值、设置最低首付比例等。

新机构也纷纷成立,它们主要负责对新宏观调控工具的使用展开监管。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担任主席的欧洲系统风险委员会在欧盟中就是做这项工作的,英国央行金融政策委员会则在英国国内负有监管权,此外英国央行的行长还是欧洲系统风险委员会的副主席。当然,英国退欧后这些职位将发生什么变化还不得而知。在美国,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是协调机构。

但是它们之间有着很大不同。金融政策委员会在很多情况下是三个中权力最大的一个。它能够对英国银行提出逆周期资本缓冲要求,并且已经多次威胁要这么做。该委员会曾有一段时间认为无担保个人贷款增长过快。

欧洲系统风险委员会不能采取直接措施,但是它严密监督欧盟和欧洲自由贸易区成员国们,并且定期公布报告。上个月该委员会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瑞典、挪威、冰岛、捷克共和国和斯洛伐克已经实行额外的资本缓冲措施以应对这些国家所处的严峻信贷环境。之后法国也这么做了。在欧元区,欧洲央行是监管机构,因此如果有必要,德拉吉可以通过欧洲央行渠道直接采取行动。

美国情况还不那么明朗。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是协调机构,而不是有实权的监管部门。它是一个碗,里面盛着美国金融部门的字母汤,时不时被搅拌一下。它对成员没有管辖权,无法施加逆周期资本缓冲要求。它试图将美国大型保险公司归类为全球系统性公司,但是受到了法院的阻挠。美联储的一些人认识到,没有金融稳定监管委员会的支持,他们将很难深入钻研宏观调控工具。

所以,我们必须希望美国各个银行监管部门所实行的以巴塞尔为基础的资本要求是合适的。迄今为止,各种比率已经被下调,与此同时一些去监管化的措施也在实行。宏观调控政策在斯洛伐克可能和预期的一样,有一定的效果,但是在全球最大金融市场,该政策不可能是救世主。(本文由 *** 国际iMarkets编译自《卫报》编译/双刀)